泰妲妮亚

海一样宽阔

颠沛流离

乌龟缓慢地,一步一回头地,在前面爬着。
她面带微笑,亦步亦趋地跟着,裙子的左摆上,一条丑陋的虫子肆无忌惮地栖息在上面。
另一个人烟稠密的地方依然没有她要找的人。在熙熙攘攘里东张西望不如回到自己的小屋。
乌龟依然在前面缓慢地爬着。丑陋的小虫这回栖息在裙子的腰际时不时爬几下,惹得她格格地沿路笑着。
从此,她开始了无休无止的忙碌。
从此,她没有了交集与繁华。
从此,她在今世与梦境里,颠沛流离地静候再一生。

遥 16.12.23.

初,声伯梦涉洹,或与琼瑰,食之,泣而为琼瑰,盈其怀。从而歌之曰:“济洹之水,赠我以琼瑰;归乎归乎。琼瑰盈吾怀乎。”
今天读到公孙婴齐(子叔声伯)的这个梦 我竟然放下书 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认认真真地哭泣 ………
于是 哭泣的我被熊大叔和它的主人带到了湖边 重拾了笑容藏起了莫名其妙的悲伤与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