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妲妮亚

海一样宽阔

相知何必曾相识

自从肩骨肋骨痛以来 我已经习惯了每天上午在太阳底下晒晒
今天 捧着唐诺的《眼前》坐在街边的台阶上边晒太阳边等去办事的孩子爸爸
“嗨 你好 帮我照看一下行李好吗?我带孩子去找找洗手间”抬头我看见跟太阳一样灿烂的两张笑脸 特别是小男孩没有前门牙的笑脸 令我瞬间心软的放不下一片鸡毛
“当然好 快去吧”
啊 晒太阳真是好 不但舒适了我的身体还愉悦了我的心情 听天气预报说今天31度 竟也一点不炎热
“你看起来……嗯 看起来像一幅画 一幅充满灵性又优雅的画”
“唔……”
我还来不及看一行字更是来不及天马行空一下陌生人对我的信任 这对母子就已经回来并说出了一句我不知道怎么接话的话
“洗手间 很好找么”
“对啊 就在前面拐弯处 几步路”
就这样 我们三 坐在马路边的太阳下 聊天
我们聊了很多 又似乎什么也没有聊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 我们家孩子爸爸还没来 我也没有看时间 倒是保时捷把阳光一样灿烂的母子俩接走了 留下余温愉悦着我
我的手心里躺着保时捷主人给我的名片和小男孩送给我的棒棒糖 微笑在我全身肆意奔走 相知又何必曾相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