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妲妮亚

海一样宽阔

你又来了。
还是在我的梦里。
还是那位谦顺又深藏着高傲笑容的你。你领着我到你家,依然是那套茶具——一个白色的瓷茶杯状套装一盖一碗,还有三两个瓷白小杯子。这回不再是你自泡自饮了,而是我泡茶你泡股市……
你喝着浓淡相宜的茶问我几时学会泡茶的,我迟疑了两秒不到说我是为了泡茶给你喝这些年就学会了泡茶还泡得一手好茶呢,你听后望着我哈哈大笑: 你装吧,就。
于是,我也哈哈大笑。是啊,只有装才能引起你大笑,也只有装才能引起你对我的记忆不可缺席,就如我怎样装悲伤把你一并中伤一样,留有遗憾在你离开后依然对我念念不忘。是的,我知道你常来我这里,无论白天黑夜还是梦中,无论你在哪里我在哪里,你终究还是在我这里。
从前,我不懂日常怎样进行才能快乐安详,你说我该练字画画修心养性。象一千零一夜一样,我也总是搜罗着爷爷奶奶讲给我听的或民间传说的这样那样的故事一路讲给你听……这些如一部精彩的电影一样、如一本哈代先生的小说一样,我百看不厌百读不怠。我想对你说: 你在哪里?我想请你看电影,就如你带我看电影一样也想带你看一场我别出心裁自编由你我主演的精彩的电影,还想陪你逛街就如你带我走遍几条街道几家百货大楼仅仅为我买双人字拖换掉高跟鞋一样我也要为你买条手帕擦拭你额头上的汗滴……
你在哪里呢?午睡时,醉酒时,夜半时,我问。
你在哪里呢?看书时,喝茶时,吃饭时,我问。
我还想对你说: 我依然装,但没了悲伤只有大笑,你可愿意快点来喝我泡的茶?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