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妲妮亚

海一样宽阔

相遇

我有故事 你们有酒么?
话说桃花运我长到41岁也未遇见 同学运在今年却是旺到发红 马路边我能被同学捡到 没想到医院这么悲伤黑暗的地方我仍然能被同学捡到
我从中医院看完脚趾出来站在医院的院子里正纠结是去玻璃厂弟弟家还是去岳城八队妈妈家 忽然被一人拍着肩膀并喊着我的名字 我第一反应就是踢出一脚 这人反应特快 我踢了个空 火冒冒的 只是……我定睛一看 两眼直闪 一帅哥 一特大帅哥 浓眉大眼 身材修长高挑 银色皮带头在白色衬衫外闪光 穿着黑色半长外套 看着就是一典型高富帅 忘戴眼镜的我看不出他的年龄 关键是朦胧视觉中觉得似曾相识 岳阳有哪个明星来了我们市民不知道的吗 啊 明星不可能知道我的名字拍我肩膀呀 我脑壳快速快速又浆糊浆糊地搜寻这张有些熟悉的脸 有生以来 我第一次发现并承认女人比男人更色 嘻嘻
当他报出他的名字时 我的眼睛再也无法闪 心脏也巴凉巴凉的了 我们竟是“仇人”
小学6年 我唯一打过一次架的就是眼前这个痞子 (好吧 因为长太好看我只能称呼他“雅痞”)前两天 我才跟初中同学提起我小学打过一架 今天就遇见了 唉 有句话说的真是好“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我只怕是在潜意识里念了他无数年
“医院来来往往这么多人 你眼睛怎么就长我这里来了 还竟然几十年没见也把我认出来了”
“医院来来往往的人的确是多 可这么冷的天打着赤脚穿着人字拖鞋站着发呆的人只有你一个 想不注意都难 认出你是因为你还是那么丑没有变动过。”
“我长发齐腰 身材婀娜 皮肤白皙 脸蛋清秀 就是鼻子塌了点 眼睛小了点 皱纹多了点而已 我不丑。”
我说完快速踢出一脚扭头就走 哈哈哈哈 这回踢中了他的小腿 我得意得想跑 就是脚趾太痛跑不得
“老同学叙叙旧嘛 跑茉莉咯”
我被拉住了 我又踢出一脚又中 没有任何礼貌开场白的同学相遇 忽然发现我任性过分过头了 毕竟几十年没见 毕竟同学整整六年……
那一年吧 有一次上体育课 很多男同学在跳远 我在踢足球 不小心球滚到他刚好跳的位置 他摔了个鸡吃米 爬起来流着鼻血狠命地去踢我的足球 又刚好我正去捡球 球被踢走我却摔了个狗吃屎 他用力过猛把我摔痛了 我一火冲上去把他扑倒在跳远用的沙堆里 坐在他身上 抓着一把把沙子扔了他一个蒲头盖脸 后来体育老师好不容易把耍赖的我拉起来 我一看我手上有血 火又熊熊燃起 老师在场 我已不敢再战 蹦跶蹦跶冲进教室 稀里哗啦把他的语文数学书撕掉后又把我自己的语文数学书稀里哗啦地全部撕掉了 当下一节语文课开始时 我俩没有书被班主任骆老师发现了 问我们书去哪里了 课室里鸦雀无声 很多同学都看着我撕掉的 骆老师又大声地问我们书去哪里了 我说我撕掉了 然后骆老师要班长讲经过 然后老师问我:你生气撕了他的书 为什么连自己的书也撕了
我说:为了公平
我记得骆老师当时望了我好几十秒 我以为会有一教鞭抽过来 结果是老师吩咐班长去教学办公楼领来几本书给我们后 风轻云淡地开始了上课……
下课后 我去洗手间才发现我手上的血不是我的而是他的鼻血 内疚歉然从此占满了我整颗灵魂 也从此与他不曾有过任何一句交谈 直到小学结束……
“你怎么还跟从前一样大冷天打赤脚啊” 他拉着我就往他车里塞 边塞边磨磨唧唧地找东西包我脚还边啰啰嗦嗦:你还是这个臭脾气 还是这个弱不经风的破样子
我的旧火未灭新火又窜起 双腿被我控制得发抖 可是 说实话 我真不敢再踢了 打着赤脚穿着人字拖鞋再踢他的话 我的大脚趾就得跟小脚趾一起看医生了……
“你不是还没有进去医院么 ”
“我来探望一住院的朋友 这个可以推迟”
…………
往事如云 我多么希望这是桃花运而不是同学运啊 这回 我的车票又得改签了 我想不如退票 然后从幼儿园的同学开始 一个一个地见 结过梁子的共过患难的喜欢的和不喜欢的……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