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妲妮亚

海一样宽阔

我见青山多妩媚 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维持自己壮阔的格局

把悲伤写在灵魂里 然后快乐地作 地老天荒后 死去

孤独

孤独 是一个撕心噬骨的病毒 每个人将携带一生

我路过万家灯火 路过你🌙

初,声伯梦涉洹,或与琼瑰,食之,泣而为琼瑰,盈其怀。从而歌之曰:“济洹之水,赠我以琼瑰;归乎归乎。琼瑰盈吾怀乎。”
今天读到公孙婴齐(子叔声伯)的这个梦 我竟然放下书 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认认真真地哭泣 ………
于是 哭泣的我被熊大叔和它的主人带到了湖边 重拾了笑容藏起了莫名其妙的悲伤与恐惧……

“死于什么”
“死于非命”
“死于什么”
“死于自杀”
“死于什么”
“死于想象”
“死于什么”
“死于后悔”
“死于什么”
“死于恐惧”
“死于什么”
“死于骄傲”
“死于什么”
“死于沉默”
“死于什么”
“死于木然”
死于什么
死于朦胧与清晰……

相知何必曾相识

自从肩骨肋骨痛以来 我已经习惯了每天上午在太阳底下晒晒
今天 捧着唐诺的《眼前》坐在街边的台阶上边晒太阳边等去办事的孩子爸爸
“嗨 你好 帮我照看一下行李好吗?我带孩子去找找洗手间”抬头我看见跟太阳一样灿烂的两张笑脸 特别是小男孩没有前门牙的笑脸 令我瞬间心软的放不下一片鸡毛
“当然好 快去吧”
啊 晒太阳真是好 不但舒适了我的身体还愉悦了我的心情 听天气预报说今天31度 竟也一点不炎热
“你看起来……嗯 看起来像一幅画 一幅充满灵性又优雅的画”
“唔……”
我还来不及看一行字更是来不及天马行空一下陌生人对我的信任 这对母子就已经回来并说出了一句我不知道怎么接话的话
“洗手间 很好找么”
“对啊 就在前面拐弯处 几步路”
就这样 我们三 坐在马路边的太阳下 聊天
我们聊了很多 又似乎什么也没有聊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 我们家孩子爸爸还没来 我也没有看时间 倒是保时捷把阳光一样灿烂的母子俩接走了 留下余温愉悦着我
我的手心里躺着保时捷主人给我的名片和小男孩送给我的棒棒糖 微笑在我全身肆意奔走 相知又何必曾相识呢